"

選擇城市

熱門城市: 成都 鄭州 綿陽 貴陽

位置 成都[切換城市]

選擇城市

熱門城市: 成都 鄭州 綿陽 貴陽

4006769868
關注微信
首頁 >最新資訊 > 第11063493號“熊出沒Boonie Bears及圖”商標無效宣告行政糾紛案

第11063493號“熊出沒Boonie Bears及圖”商標無效宣告行政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9-04-15


第11063493號

“熊出沒Boonie Bears及圖”

商標無效宣告行政糾紛案


裁判文書案號


一審:北京知識產權法院(2015)京知行初字第859號

二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8)京行終1560號

當事人


華強方特文化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簡稱華強公司);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張淑靜(一審第三人)

案情概要
基本案情


訴爭商標:第11063493號“熊出沒Boonie Bears及圖”商標,由華強方特文化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年6月13日向國家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2013年10月21日獲準注冊,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30類的“元宵;方便米飯;粥;餃子;包子;饅頭;面條;方便面;米果;豆粉;豆漿;藕粉;冰淇淋;冰棍;食鹽;醋;醬油;佐料(調味品);酵母;食品用香料(含醚和香精油除外);家用嫩肉劑;可可制品;巧克力飲料;茶;茶飲料;糖;糖果;甜食;蜂蜜;餅干;糕點;蛋糕;面包;由碎谷、干果和堅果制的早餐食品;燕麥食品”,專用權有效期至2023年10月20日止。


引證商標:第6066230號“熊出沒注意”商標,由張淑靜于2007年5月23日向國家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2009年12月28日獲準注冊,核定使用的商品為第30類的“圣誕樹裝飾用糖果;糖果;果凍(糖果);果膠(軟糖);茶;谷類制品;餅干;餅干(曲奇);糕點;咖啡”,專用權有效期至2019年12月27日止。

2013年11月29日,張淑靜針對訴爭商標向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撤銷注冊申請。


商標評審委員會經審理認為:依據《商標評審規則》第五十七條第三款規定,本案相關程序問題適用2014年《商標法》,實體問題適用2001年《商標法》。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可可制品;巧克力飲料;茶;茶飲料;糖;糖果;甜食;蜂蜜;餅干;糕點;蛋糕;面包;由碎谷、干果和堅果制的早餐食品;燕麥食品”商品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茶;谷類制品;咖啡、餅干”等商品屬于同一種或類似商品。訴爭商標為圖文組合商標,其顯著識別文字“熊出沒”與引證商標具有較強識別作用的文字“熊出沒”相同,且雙方商標含義所指向事物相同。因此,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若同時使用在上述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易使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誤認,已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元宵;方便米飯;粥”等其他商品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咖啡、茶”等商品不屬于類似商品,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在該部分商品上未構成使用在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2001年《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的“有害于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響”的標志主要是指商標本身文字、圖形或其他構成要素對我國政治、經濟、文化、宗教、民族等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產生消極的、負面的影響的標志。本案張淑靜所述理由不屬于該條款所指情形,且訴爭商標本身并沒有對我國社會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產生消極的、負面的影響。因此,訴爭商標不屬于2001年《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所指情形。綜上,2014年12月30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裁定:訴爭商標在“可可制品;巧克力飲料;茶;茶飲料;糖;糖果;甜食;蜂蜜;餅干;糕點;蛋糕;面包;由碎谷、干果和堅果制的早餐食品;燕麥食品”商品上予以無效宣告,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維持。


華強公司不服上述裁定,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判決



一審判決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是否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


本案中,訴爭商標為文字與圖形組合商標,由呈熊掌樣式的圖形與“熊出沒”藝術字形組成,左下方有“Boonie Bears”英文字母。引證商標由漢字“熊出沒注意”組成。二者在構成要素,呼叫發音、文字含義、整體外觀及視覺效果等方面差異較大。加之訴爭商標與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熊出沒》動畫片密切相關,商標標識在動畫片中亦有出現,相關公眾在看到訴爭商標時,更易將其與《熊出沒》動畫片相聯系,而非誤認為其與引證商標具有某種關聯。因此,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共存于市場,不會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誤認,標識本身不近似。


考慮到引證商標正處于連續三年停止使用撤銷復審行政訴訟程序中,核定使用的商品情況并不穩定,而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標識不構成近似,已經可以據此判定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不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故不再就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是否構成同一種或類似商品進行論述。


綜上,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撤銷被訴裁定,商標評審委員會就針對第11063493號“熊出沒Boonie Bears及圖”商標的無效宣告請求重新作出裁定。


二審判決


被告商標評審委員會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原告華強公司和第三人張淑靜服從原判。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可可制品;巧克力飲料;茶;茶飲料;糖;糖果;甜食;蜂蜜;餅干;糕點;蛋糕;面包;由碎谷、干果和堅果制的早餐食品;燕麥食品”商品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茶;谷類制品;咖啡;餅干;糖果;果凍(糖果);圣誕樹裝飾用糖果;果膠(軟糖)”等商品屬于同一種或類似商品。


認定商標是否近似,既要考慮商標標志的構成要素及整體的近似程度,也要考慮相關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關聯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導致混淆作為判斷標準。本案中,訴爭商標由中文“熊出沒”與英文“Boonie Bears”以及帶有三道爪痕的熊掌組成。引證商標由中文“熊出沒注意”構成。雖然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均具有相同元素“熊出沒”,但訴爭商標還包含了英文部分與圖形部分,使得兩者的整體外觀存在一定差異。訴爭商標是動畫片《熊出沒》的標志之一,該動畫片自2012年就在中央電視臺等多個電視臺播放,受到觀眾喜愛,在此之后也衍生出多個周邊產品。而引證商標“熊出沒注意”則是日本北海道知名的警示標語。因此,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均非由臆造詞匯形成的標志,基于動畫片《熊出沒》和標語“熊出沒注意”各自的知名度,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共存不易導致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原審判決認定正確。商標評審委員會的相關上訴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駁回商標評審委員會的上訴,維持原判。


筆者點評

本案中,訴爭商標核準注冊于2013年10月21日,早于我國現行《商標法》的施行日期(2014年5月1日),而原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被訴裁定則是在2014年12月30日,根據《商標評審規則》第五十七條第三款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商標法修改決定施行后商標案件管轄和法律適用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的規定,本案應適用現行《商標法》的相關程序規定和2001年修正的《商標法》的相關實體規定進行審理。


根據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和現行《商標法》第四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已經注冊的商標如果在申請注冊時,同他人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的在先商標存在近似沖突,是在先權利人或者利害關系人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宣告該注冊商標無效的法定情形之一。


本案中,訴爭商標核定使用的部分商品如“可可制品;巧克力飲料;茶;茶飲料;糖;糖果;甜食;餅干;糕點;蛋糕;面包;由碎谷、干果和堅果制的早餐食品;燕麥食品”覆蓋了尼斯國際分類第30類商品中的3001、3002、3004、3006和3008商品類似群組,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所處群組相重合;另外,3005類似群組中的“蜂蜜”在功能、用途、銷售渠道、消費對象等方面,也與引證商標中的“糖果”等商品基本相同。因此,上述商品與引證商標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同一種或類似的商品。


訴爭商標是由熊掌圖形、中文“熊出沒”以及英文“Boonie Bears”共同構成的圖文組合商標。其中,中文“熊出沒”占據了該商標標志的核心與顯著位置,且該文字同作為純文字商標的引證商標中“熊出沒”的文字構成相同,含義也與引證商標“熊出沒注意”的整體含義沒有明顯區別。商標評審委員會主要是基于上述構成要素近似的比對結果,認定訴爭商標與引證商標若同時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易使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誤認,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所指的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但這一觀點并未得到一、二審法院的認可。


在此,我們需要注意區分“商標構成要素近似”和“商標近似”這兩個在實踐中極易被混用的概念。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32號)第九條第二款的規定,商標近似是指商標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或者圖形的構圖及顏色,或者其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相似,或者其立體形狀、顏色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標識兩商標的商品在來源上存在特定的聯系。不難看出,商標構成要素的近似是司法認定商標近似的基礎。但同時,根據該司法解釋第十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10〕12號)第十四條、第十六條的規定,認定商標近似,既要對商標的整體進行比對,又要對商標主要部分進行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需要考慮的因素既包括商標標志構成要素及其整體的近似程度,也包括相關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關聯程度等因素,按照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以是否容易導致混淆作為判斷標準。由此可見,“商標構成要素近似”和“商標近似”仍然存在著不同之處——“商標構成要素近似”只涉及單純的事實判斷問題,而“商標近似”則需要匯集多種影響因素,是在構成要素近似判斷的基礎之上進行的主、客觀綜合性判斷。這在相關的司法政策性指導意見中亦有所明確,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審判職能作用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和促進經濟自主協調發展若干問題的意見》(法發〔2011〕18號)第十九條:“妥善處理商標近似與商標構成要素近似的關系,準確把握認定商標近似的法律尺度。認定是否構成近似商標,要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通常情況下,相關商標的構成要素整體上構成近似的,可以認定為近似商標……要妥善處理最大限度劃清商業標識之間的邊界與特殊情況下允許構成要素近似商標之間適當共存的關系。相關商標均具有較高知名度,或者相關商標的共存是特殊條件下形成時,認定商標近似還應根據兩者的實際使用狀況、使用歷史、相關公眾的認知狀態、使用者的主觀狀態等因素綜合判定,注意尊重已經客觀形成的市場格局,防止簡單地把商標構成要素近似等同于商標近似,實現經營者之間的包容性發展?!?/p>


具體到本案,雖然訴爭商標的主要識別文字元素“熊出沒”與引證商標“熊出沒注意”近似,但其字體卻經過了藝術化處理,呈現出生動而富于童趣的造型風格。另外,除了中文文字構成要素,訴爭商標還包含了英文“Boonie Bears”以及熊掌形圖案,三者組合后,使得訴爭商標的整體外觀與引證商標產生一定的差別,形成了較為鮮明的視覺對比。而且,訴爭商標來源于國產卡通動畫片《熊出沒》,商標標志本身即已在動畫片中出現。相比于取材自日本北海道的一則安全警示標語“熊出沒注意”的引證商標而言,訴爭商標經過實際使用和廣泛的宣傳,具有了較高的知名度,顯著性也進一步得以增強??疾焐虡耸欠窠谱罱K要回歸到混淆可能性的判斷上。鑒于兩商標的整體外觀存在一定差別,各自也都具有相應的形成來源和知名度,并不容易使一般注意力支配下的相關公眾誤認商品的來源,一、二審法院據此認定,訴爭商標注冊使用在“可可制品;巧克力飲料;茶;茶飲料;糖;糖果”等商品上,同引證商標未構成使用在同一種或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因此并不屬于2001年《商標法》第二十八條所指之情形。


?蜀ICP備14023592號[email protected](成都弘毅天承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阅读最赚钱软件下载 pk10全天免费手机计划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广东好彩1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同花顺配资 安徽快3开奖数据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河北十一选五直选三 全天腾讯分分彩人工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 股票入门网 河南快3开奖视频直播